舞美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741|回复: 0

[戏 剧] 舞美行业喜讯—— 《胡耀辉戏剧灯光艺术》出版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慧慧 发表于 2017-12-6 11:38: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编者按:《胡耀辉戏剧灯光艺术》是中央戏剧学院舞台美术系胡耀辉教授从业近30年以来在舞台灯光设计的创作与研究成果。该书收录有案头资料、剧本手稿、设计图、舞台演出剧照,及其创作过程中的沉思与总结,展现了胡耀辉教授的艺术理念与可贵的创作经验。该书对灯光设计的青年从业者和学生能提供一些启发。
7 h& b$ Z9 e$ ?2 x     
' i% M9 y4 B; V9 I《胡耀辉戏剧灯光艺术》8 E- p( k7 G) m
                       作者:胡耀辉
  L' u5 v" p/ w! e. r- b! d) @+ D" n
中国戏剧出版社  2017年9月出版,字数16万字' W7 x8 l. r' |: c8 j" N4 D

# u; ]* r8 V( v- p8 o“大千世界,浮光掠影,当人们走进剧场坐在观众席,场灯伴随着钟声缓缓熄灭,所有观众的焦点集中在黑黑的舞台上时,我们的使命开始了……”
! {6 |& P1 d( d7 T$ V4 F——胡耀辉9 U) h4 z$ O; A9 D

( z! [( @/ W3 j! S6 X9 U/ y胡耀辉教授简介) o" m7 h4 l, Z8 G* n
8 A, Y% l1 T0 m. ^3 @
中央戏剧学院舞台美术系教授、博士生导师6 x# V' [) O% I; |( L7 d4 D, @
中国舞台美术学会副秘书长兼灯光专业委员会副主任
1 t' J" Y/ V, g/ Z中国演艺技术设备协会灯光专业委员会委员
4 L5 l$ Q2 s8 u国家艺术基金会专家库成员% k) B( F6 M; u7 Z5 v

& T  h- \( v) e! O( i涉足多个领域、剧种的灯光创作,作品数百部。屡获各种奖项;2004-2007年度话剧“金狮舞台美术奖”;获2014年度中国舞台美术“十大年度人物”;六次获得文化部“文华舞台灯光设计奖”;以及首届和第二届中国歌剧节优秀舞台美术奖。
: B/ W, @$ l8 t# `% O
% z( u0 c" u1 X  g代表作品及学术文章! f3 c2 u% T+ H

6 ~7 e% \- f" x2 B3 Q/ b0 I话剧《雷雨》、《原野》、《秦王政》、《哈姆雷特》等;歌剧《图兰朵》、《赵氏孤儿》、《长征》等;戏曲《唐琬》、《关汉卿》、《琵琶记》、《桃花扇》;音乐剧《文成公主》、《印象国乐》、《天龙八部》等;舞剧《传丝公主》、《桃花源记》。大型山水实景剧《草庐诸葛亮》、《天下·盘山》、《梦里老家》、《报恩盛典》,以及中国首部电视情景剧《我爱我家》灯光设计,2014北京APEC会议灯光设计等。
  g/ j" o5 W  y7 \8 d. |( ?
3 t& J. V: Q: {  B0 A4 D! s发表有《舞台美术视觉形象与再造》、《舞台美术视错觉行为》、《莫奈绘画艺术对舞台灯光创作的启迪》、《戏曲舞台灯光的照明与造型》、《音乐剧中文版拜访森林灯光创作谈》等多篇专业论文。; m% L; Y9 O0 a
' `1 x  ~0 Z( Y+ K+ n
     舞台上的每一道光,每一点色,都是人物的,或是他(她)的心情;或是他(她)的态度,就看你是否和他(她)活在一起。———语录节选3 }! p# J# D7 S2 w2 C( E
% f" U% k$ g9 U  U/ o
《胡耀辉戏剧灯光艺术》
, y6 \" q! G0 v! N  I9 L) Q& `) J. h- E
: o( I: D( Q2 q4 f+ P% Q8 @一、舞台掠影——书内剧照选登
" ?6 J! _2 s# v2 _) o
) J- m8 c3 r- H$ S
# o% R' D/ ]- `7 ?. i/ t. D  X# s! m: u$ q( _' l
6 J$ k- }, z6 y7 }. _' K
话剧《原野》
- L+ `+ X5 v; X% ]$ Z# d0 }5 O9 a% v9 ?8 z$ K4 ~* r: J. d6 V

" R7 S6 {* G6 k2 _+ k- L* Q) A5 o0 v; @& D
话剧《哈姆雷特》
6 G  ?# g  T  _! f4 I; Y. q" Z
6 x5 f' g* W+ M8 l9 ?' D( S: p/ C% T6 F2 ?$ S! n! `. N
7 R# V8 A( P  e$ p! Q, z( p
话剧《唐琬》
! S) w. l( b5 L  h  e0 J+ j! r# `5 V/ k5 x* H0 Q8 |

4 ~' i8 i3 D  h% i5 \' i) R9 p: A$ ~6 w$ {$ j5 J
话剧《赵氏孤儿》
9 {2 ^" B0 w# O  M! _  }
- I1 X1 i$ J" t1 ]0 G
- ^$ d  v/ h% A  I8 Z- i, d
) j) ^  H: [  p1 m话剧《长征》
2 G0 U' I8 ]9 }8 V0 [" J( ?$ q1 g& o$ s% [) r

5 N* F: {2 V) s: M' v: i5 Y. {
: y1 @! u* a! W3 q& b  r话剧《桃花源记》
: x7 t* T  T9 x! M6 N; g5 {" _8 a- J2 V: q& _' z. F& J! b
& s$ e, D" ~8 x4 Q6 t6 d- y% V
. U% A& Q5 Y) ]
舞剧《传丝公主》
1 X2 w; S5 ?. c4 r: O
1 m" _+ M- f% C# F! Z1 H1 F: l- ^! I) }9 w4 W1 M

- y5 n/ t+ C9 B2 d. j2 i' a  g! d  x2 b0 U3 K3 V6 \+ P# i2 F' k
$ I3 J* f$ [0 o. X+ m3 H. Q6 F& q
实景剧《梦里老家》6 {4 M1 _  l4 c% r
- g6 B5 a+ O# d1 f4 O
开始的灵气;中间的经验;最后的艺术,是灯光师的必经之路 。 ——语录节选/ T- z5 t7 k( ~6 f8 G
. {* o2 |( t5 N. u% A* \6 C& N
二、 灵感之花  ——剧本手稿选登' g( R4 }! D& y; s( K4 ]
微信图片_20171206112353.png   
% T6 C' z/ J! ]2 _
4 F2 T% `# O4 E8 D8 _  g! q  
4 o7 }2 E4 T/ d/ L7 r' K( Y儿童剧《红领巾传奇》剧本手稿
1 V3 m1 y/ W) @4 s4 r  5 @, W* I( ?  ~- S, Y& G! i. r9 b. D
  
' G- J, e; C/ e! c/ ~- O: R+ s: N采花戏《山歌情》剧本手稿6 Y; l8 Z& P+ c

* c  m. D& x" H5 A没有创意的做得好——是经验,反之做得好——才是艺术 。 因此,熟练是经验,思辨才有艺术 。 ————语录节选
2 T/ N5 j* B9 \! U7 ^2 h. ^- G
% ?- U" {/ m" q& U9 c2 Z文思一瞥 ———学术文章节选
* G* {3 ]2 K( M1 S) k& h. B' C  E) `. J. h0 ^$ @" [! [
《情感是赋予舞台灯光灵魂的基因————金长烈教授灯光艺术研讨会》3 F* h/ f4 [' U4 N/ v9 g
( c( G6 Z% E3 E/ U1 E8 _
        画有界而意无界。有限的空间里塑造无限的戏剧时空,是代代戏剧人为之奋斗与追寻一生的事业。“无限”的塑造,首先应该是“意”的建立,“意”也可以称为“意境”,“意境”是一种能令人感受领悟、意味无穷却又难以用语言阐明的意蕴和境界。它是形神情理的统一、虚实有无的协调,既生于意外,又蕴于象内。+ n9 j9 @# ^0 q
第一个方面,光的有形与无形。我以为,光真正的魅力在于其无形的特质面,即使有形的光也是为光的无形特质服务,光的有形是有限的,单调的,但光具有强烈的视觉感知力,即引起视知觉现象。不同色彩饱和度的高与低,不同光质的软与硬,不同光斑的大与小、虚与实等等,都能够产生不同的视觉效果和视觉理解,视知觉的理解性特性,就是利用灯光与被照对象相结合,引起审美主体丰富的联想力、创造力,唤醒出被照物形象的精神和灵魂。具有精神和灵魂的视觉形象,才可称为戏剧的舞台形象。由于写实戏剧的幻觉性布景,把光消解在物体阴影中的用光方式,局限了戏剧舞台形象的创造力,缺乏艺术的灵动感,只有利用光“创造处于森林气氛中人的幻觉”,才能做到“由物到人,由外到内,由写实到写意的意境升华”。4 p$ P0 ^9 r# j* Q" N. O1 I
第二个方面,著名戏剧家黄佐临说过:“戏剧归根结底是写意的”。戏剧是情感体验的历程。因而“情境”是戏剧作品的基础,也是观众与剧中人物发生共鸣的媒介,也是戏剧人的行为目的之魂。当舞台灯光与音乐、表演尤其是戏剧规定情境准确结合以后,即使是一束简单的白光,也会产生强烈的意象语言,充满强烈的联想性格,它也许代表的是死亡,也许是生命;是圣洁,也是邪恶;等等。这就是光的联想特性,也就是光的无形特性,它能够形成无穷的“意境”。我想,运用共性强的“有形”灯光,紧密结合戏剧情绪内涵,与观众共同幻化出的戏剧“情境”,应该属于黄佐临先生提出的“戏剧归根结底是写意的”追求,也是我们戏剧人常用的充满舞台感的魅力法宝——假定性语言之一。因此,“意境”的塑造是戏剧舞台演出的根本,也是舞台灯光创作的根本。做为“光明使者”的舞台灯光设计师,应该具备高尚的情怀,加强本专业以外的文学、哲学、美术及音乐等修养,提高自身真、善、美的评判标准,寻找创作的共鸣点,与艺术形象同呼吸共命运,投入真情实感,才能够完成“用光唤醒对象灵魂”的任务。这也许就是金老师对于舞台灯光“创造心灵的空间”“建立心灵的视觉”的期待。4 z4 Q' p2 Z: q$ H

; A4 m6 j8 b8 V, M6 }《音乐剧中文版<拜访森林>灯光创作谈》 节选
$ p1 c, S! h# v! ~' B
+ s: J5 l; {9 p/ F" V* e& s, K; L( Q9 j9 ?

: L" U5 w" {; P% N+ C7 X# ]
" n0 H! s$ ]& d- u7 j      在音乐剧中,好的灯光创作是具有极强表现力和艺术感染力,如何让音乐剧的灯光具有更强的艺术效果,是我们从业者需要去不断研究和探索的问题。《拜访森林》属于早期音乐剧的作品之一,也属于传统经典音乐剧范畴,在很多方面尤其是舞台美术设计还没有完全脱离开歌剧的写实视觉风格,不过在音乐、表演等方面已经完全脱离开歌剧的模式了。因此在做灯光设计时,既要兼顾写实光效的处理,也要体现音乐剧瞬息万变的音乐节奏、起伏跌宕的情节结构、以及常常需要灯光来突出表现浪漫情节等等。9 t3 ]1 Q) E- P( ?, O
音乐剧中文版《拜访森林》中的舞美布景是以软景为主,舞台上的树木都是软浮雕幕,这样的布景样式符合剧中需要频繁更换戏剧时空的要求,尤其是森林空间的处理,只要通过改变软雕树木软景的多少以及前后位置的交错,就能够形成不同的森林空间的变化。而且软雕树木的制作工艺,既能够满足快速切换景物的要求,同时通过树干边缘假厚度的处理,以及树叶不同透明度材质粘贴的处理,只有合理的运用灯光的不同光位的投射,在舞台上会形成以假乱真的森林效果。
5 f6 W" V# `1 _+ d5 R对于光位的选择,面光、耳光、脚光等偏舞台前区的光位是该剧的重要光位。因为本剧的舞美造型还是比较偏传统的,总体造型为类似于舞剧的舞台布景结构,以吊挂软景为主,在这种传统的布景舞台上,更侧重于面、耳光、脚等前区的光位的使用,相对来说侧光和逆光的使用要控制。但如果偏前角度光位不好好控制照度,会造成舞台空间平面化,这就要求对光线的色彩、光比配合、以及相对垂直的逆光和侧光图案片的使用,有一个系统的了解分析,达到熟练掌控各个光位的灯光光比效果。
: Z' ]$ i7 a( J3 X5 s, A, F- {8 o# X" G
/ A1 N& ^4 H3 k《戏曲灯光的照明与造型》节选
9 ^+ q- t2 d' V8 g( N       要完成好舞台灯光的基本照明任务,首先是分析剧本。分析剧本的目的是使设计人员了解剧本的戏剧结构。戏剧结构指的是一出戏的情节组织和安排。戏剧结构的分析可以帮助创作人员对情节事件进行梳理和归纳,哪些是主要的,哪些是次要的,主要和重要的情节事件,作为舞台灯光要协助将这些视觉信息清清楚楚的传达给观众的眼睛,让他们看得明明白白,因为主要和重要的情节事件,关系着整个一台戏的发展进程,也是观众迫切需要看到的,否则观众就看不懂,看不懂也会引起视觉疲劳,这也是灯光完成引导观众视线任务的前提。因此,作为专业的舞台灯光创作者,为了使观众看明白,要大胆利用灯光的照明手段,即使该主要情节设定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也要让观众看得见。比如京剧《三岔口》,舞台上采取大白光亮堂堂的照明手法,处理两个朋友之间的抹黑对打戏。其实在看不见对方面孔的特定环境里,两人之间引起误打的戏剧情节,观众在大白光下早已看明白了,但观众还期待看清楚他们之间是怎样解开误会的、对打之间有没有惊险之处、表演动作优美不优美等等。因为戏曲人物的动作在于人物动作的表现形式歌舞性,而且戏曲表演艺术的唱、念、做、打既是戏曲演员从小练就的基本功,也是构成戏曲动作的主要表现形式,这种表现形式具有其独特的审美价值。京剧《三岔口》的对打当中,刀与刀,拳脚与拳脚之间的较量,有其独特的形式美,程式美。观众也希望看到演员们的独特技艺,它具有丰富的视觉信息。因此,舞台灯光通过分析剧本了解戏剧故事结构,主次有序地运用基本照明协助演员完成戏剧的陈述任务。( `) j1 H+ R7 ?2 p7 b. i  }
其次,做好基本照明工作要重视基本光位的设置。基本光位一般指的是剧场的面光、耳光、柱光(梯子光) 、一顶光等。这些光位的灯具,一般剧场都有提供,这也说明这几个光位的重要性,因为它给舞台能够提供一个基本的照明,也可以说基本光就是基本照明光。! G) f# h: o8 U% ]( z! Y, U
戏曲的演出,对待剧场的基本光的光位以及灯具型号的选用,不同于其他演出艺术。刚来中国演出过的几台西洋歌剧,面光耳光很少使用,即便使用,耳光的照度值要高于面光,旨在利用侧光来强化人物。中国的戏曲演出,即便注意演员的造型感,也是在有一定的面光基础上,因为中国戏曲艺术的脸谱艺术和服饰艺术,具有独特的审美价值,没有面光照明就完成不了基本信息的传达,因此戏曲演出剧场的面光光位是完成戏曲灯光照明任务的最佳光位。面光是位于台口以外,观众席上方正面投向舞台前区的光位,是舞台基本光最为重要的光位之一,更是戏曲灯光完成照明任务的重要光位之一,可以这样假说,如果只有一个灯具完成戏曲的演出任务,这个灯具的位置就应该设置在面光光位。' L& [9 Y5 @( K4 o/ J
, U# ?4 l  `  H% q3 l+ X: j' T
灯光,不只是给对象提供照明,重要的是赋予其生命和灵魂 。  ————语录节选
" q6 B& y6 ^2 O  V& h+ O& C# I/ B/ W: @% E5 P! p
9 G  d# F! J- d, I5 b

7 @) x4 O! f$ X  \7 z-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新浪博客|新浪微博|豆瓣舞美|舞美网论坛 ( 京ICP备12045411号  

GMT+8, 2019-6-26 16:04 , Processed in 0.320726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