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美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147|回复: 0

[视 觉] 中国有20000名梵高,世界油画70%出自他们,大多却迫于生计,默默无名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2013-6-7 11:26
  • 签到天数: 31 天

    [LV.5]常住居民I

    小芸 发表于 2017-11-8 11:16: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r/ ~+ w1 C( D, c& v7 N
    我想成为一名艺术家,
    6 R' J5 S+ D% E不是为了吃饭那种。”3 F6 p: U0 [& |& s# [7 N* O& ?: ?
    ……, Z3 f/ n2 b/ n7 |% H0 r6 O& d
    “中国梵高”  o' \( z7 Q1 z' H, x1 m2 x
    “我以前画梵高是为了吃饭,# c! k( Z3 t: K% @* R; t1 D
    现在也是为了吃饭”+ c7 K% @$ g* f' @
    赵小勇这么说着,
    ; z; j# b6 e8 T, O眼神陷入迷离。+ d! j% z9 \4 F5 [" D7 c1 D" |

    + S; e  t5 W8 b8 f二十多年前,
    : h: y. f) r5 S* B+ p一个从邵阳农村出来的愣小伙儿,! J6 r. E# ~! z$ P" N0 z
    一路漂到了深圳,在树脂厂上色,9 }4 y2 ~2 C* K+ q5 [
    一天十四个小时,干得精疲力尽。4 l4 N4 Z# j, \- ]# O' [
    月末,他拿着六百块的工资,; t, L" O! ?. w$ G# o& G4 W
    “不知道明天是什么样子的。”1 e+ V1 E3 w$ Y6 F* w
    9 s9 ^2 H1 ~: h
    所以当十六年前,老乡告诉他,
    9 r6 G9 n4 C# n& k  l1 n谁谁在一个叫大芬村画画的,
      Y: f0 t! k. W; T+ Q动动手月入三千时,他立刻信了。
    9 `8 c* G( x# v' Z2 v- Z  s9 f他不知道,在中国,/ p  X  k- c5 h
    为画画,食不果腹的人,
    : h2 S! p8 q2 e$ k比拿着六百块工资的工人还多。
    & E' j( l8 H8 u5 n3 o4 m
    # O6 v! ?3 B8 x7 o  b% M) O而深圳大芬村,  A( p: m5 t2 _. @
    一个占地仅0.4平方公里的小村落,# D# N3 o( r( ?* L8 p
    确实有20000以上的人在画画。
    9 D# Q1 r# r8 Z- V7 p7 ^; t
    / W& Q- a0 M1 I& ?0 ?- p! Z" s世界油画七成来自中国,5 G1 X2 w- [$ C0 j1 ^6 i
    而中国油画八成来自这大芬村。
    ; g- `" h8 s6 d
    9 m6 C. _) P! |" o9 ^9 u5 D5 V4 X% v6 a0 x; ?
    这里,随意走过的路人,( l  P7 l4 w  N. K
    一挥手就是“莫奈”、“达芬奇”,$ ^' G" G# d- y% c
    许多足以乱真。! `7 \8 k- _& V

    # F+ H2 \9 L& B  G' _3 }3 k放眼中国,. y# v4 T( b" [) B/ ]7 ^+ `5 Q
    也只有这里,/ s0 d; m3 l( T
    有着没日没夜,
    0 F8 d: u$ m4 Y挥毫落纸的热枕。
    # {/ E: Z# R. ?1 r8 ?4 _4 E+ C! O% N( Z  E7 C* b
    但要说这热枕背后全是艺术,也不尽然。
    8 t0 @6 Z2 X) {& v7 T$ k: F. Y/ A  d) h两万多个人,四万多只手无不做着临摹名画的行当,挥毫落纸,没日没夜,热枕背后或许有理想,有艺术,但更多只为吃饭。3 o5 j: Z2 m/ S; N+ i4 B
    赵小勇,就是这为了吃饭的二万分之一。+ e& J9 z# y* ~; h( J2 T) C

    + C/ o2 d6 P* t2 J1 P* b4 E7 r十六年前,辞了工,
    - D* g: `+ U$ R小勇带着年少学下的几天水彩底子,
    ( o+ \6 x9 T! m9 b( a成为一个叫张正京的画手的徒弟。
    # b$ D( n7 i  }9 F3 O学艺难,难似登天,9 I* l/ f4 c5 Z% t4 ]
    能忍下环境就已经不易,
    ! g! a0 }% Y5 Y3 D) u9 q) U二十平不到的平房,5 G  O' [3 L* M  j/ h7 G
    小勇和三个师兄弟挤在一起,
    . \' Z7 p0 j$ O( y夏夜,常常热的彻夜难眠,
    3 u* R5 O4 i* k7 X2 |7 i睡与不睡都是汗如雨下,
      f. n. g! l/ a. F- q怎么办?不如练画!7 M' U8 g4 B+ C6 ~8 G: C
    ' W* S5 p; C( ~2 t5 h
    小勇的夜晚和白天,
    5 m+ u% f# X( {都在颜料和画之间度过,
    6 z: M5 y( `. ]* f夙兴夜寐,两年间,
    2 f: m6 Q& E2 `$ r. E& U他一心学画 ,却没赚一毛钱,4 @5 D) ~8 d% \$ C- R
    生存所用全部都是借来,
    " |1 L+ q. T1 @1 t0 C! M5 R画画,成为他孤注一掷的选择。
    * J. v5 Z4 k* O3 ]: h/ r( r3 _' B2 F6 O! z0 s1 h. n  w% y' b
    两年后出师,小勇不名一文,生活全在一支笔上。9 j: Z% F3 f9 Y
    但在大芬村,多的就是靠笔吃饭的人;若出了大芬村,多的就是靠笔吃不了饭的人。
    $ G1 J& n" E7 U$ \8 b$ X
    ( H8 U6 a; |. k9 m( F9 \- w留与不留都是死,( r; @0 ^. \( Z2 z, u( t; Z
    这么办?不如留下!2 c  T4 V+ U( p
    为了赚钱,一连几个月,
    1 i0 ~* B/ W+ R: w0 A. P小勇游走在各大画廊前,, A# y. E/ R/ V5 O7 O
    自己不卖画,却看人家买画卖画。) m( c  H4 l- \: `7 J
    5 K, L# R6 d, t; w: E
    这样时间久了,
    * C3 L& C3 u# L4 D  E) Y1 M小勇发现,梵高的画卖的真火,
    * \5 q4 [7 H: S# H: E% B. G" C0 n这就是商机。
    $ Z3 v' `5 t! F' \4 T
    . c, s7 Y( @1 ?2 p《向日葵》、《自画像》、《星空》,) K, o8 N& G( c4 Z) D8 x4 I+ n9 G9 |
    小勇把梵高的作品画了个遍,0 L( e) Y0 o1 _( w! y' _1 {$ T
    每一笔都细细端详,慢慢琢磨。4 U) Z: Y4 ~/ Y9 W" U* S- B
    半年后,他已经临摹了上百幅作品,: {) P6 E+ P$ A1 l7 k1 V, z+ T8 G- Q) ?% X
    自以为小有所成,背着画就到处推销,: {/ O4 l6 i, J: d
    换来的,不是富贵,不是称赞,
    4 ?% Z5 t& l' X) s$ H1 b2 @$ b而是无人问津的窘迫。
    $ m  `7 G: U: N1 e1 g9 m, t9 x2 I
    但天无绝人之路,一个香港画商突然看上了小勇的画,130块,他买了两幅。/ j  R8 W& j2 N4 c8 Y
    这是小勇的第一桶金,比市场价低了一半。. p4 x$ Q0 ^  B6 d% z) U4 ~
    这是他两年多的第一笔收入,少的出乎预期,但他相信,既然能卖出去,就是有价值,有价值,就还能卖出去。5 |' y2 X" m5 E) Z6 V

    ( T/ g. U3 @+ n; ?; T) k* K) q他眼中的价值在一个月后得到印证,之前的香港华商回来找到他说,一个月,我要二十幅。
    * j& x0 Q) ?, |; F: P1 i0 n一个人,三十天,二十幅画不是个小数,就算没日没夜,也很难保证质保量按时交货,但小勇又能么办?8 G2 z; ~9 L8 V" b  D( U
    退一步就是失去机遇后的悔恨。画!不眠不休也要画!3 G. q; M8 P7 U" @5 V6 B" d
    ; A, a2 T% Y  f
    每天上午十点到午夜,小勇把自己关在在狭小的画室,别看只动动手,但依然干得大汗淋漓,他索性脱下衣服,光着膀子画。
    * q. y5 k3 D' m' V每当困意袭来,他就停下片刻,为自己点上一支烟,任浓烈的烟气刺激着喉咙、鼻子和眼睛。
    * X2 J  n& o8 s/ `9 \& L% Z5 j" @4 y这样,他才能撑起疲惫的眼皮,集中精力继续画下去,时间久了,地上积累了厚厚一堆烟盒。
    4 M; e5 ^$ W) `! {$ O# f' }
    8 k& g4 F1 r! g/ C4 I6 y小勇赶上了交货,
    ; I* ~' m$ ^# x- L并为自己赢得了连续六年的合作机会。
    # c9 \+ b: y9 [2 U$ ^2 \7 Z* u6 F5 ?: b2 a% R* j
    在大芬村,
    ; Q4 H8 |+ L' ?! [! g* M画得好决定有没有订单,
    % s; d) R* n6 G! _画得快则决定订单多少。
    6 ]6 n1 O9 ~3 r4 g& G# {9 ?% V' _为了画得快,画手们都舍不得离开画室,十几平米的画室,到处是挂着的画和光着膀子的人,热气潮气蒸腾,像是一个小小的澡堂。
    - x- F, ?: Y! p& J8 E6 |* n) A' {7 q, [; E7 `% V0 Z/ _
    有些把拥挤混乱的画室当家,% @; j$ f- c$ q. y) D, u
    饿了,在这儿胡乱吃点儿,
    9 H1 c! T) s+ H4 c, d6 Y困了,一席草席,席地而卧,' Y2 @/ T: j" N' ]+ d
    一睁眼,就又拿起画笔。8 Q: h! D/ h2 q$ Q

    9 Y4 L' o) L4 Y' H. @4 |4 ~" v7 f$ k' g  d8 w6 b# j
    有些选择分工合作,
    4 A1 N/ _1 u8 n6 ?你画这部分,我负责那部分,
    8 a# z5 @0 l1 u3 B% }7 r流水线式运作,
    7 I- I: e  @$ K( w" S成画的速度大大提升。
    4 Y3 ~7 @9 U" \; s' a0 v
    4 ~6 v5 W( `" I5 T有些甚至出现家庭式作坊,' j+ i2 ^: d7 F! A/ @  M
    全家老小,一齐上阵。
    - d. Y5 y' _; n7 w5 B; ~" a7 y- V
    ! E; o7 H# R2 A' i3 G( ]' p# S5 {订单越来越多,
    + P/ R5 q) e* E4 j' h  {0 W小勇就叫妻子过来帮忙,# K& N* k9 f7 J# ?6 R
    做些打底之类的工作。
    & {$ F; y9 p% W他也到了能收徒弟的水平,
    - l* A, ]3 G; K- f7 i看着徒弟用心学画的场景,# o# a- F. v. g$ {% d1 e, o/ B3 d2 x
    就像看着当年刚来大芬村的自己。' L) ?1 Y2 ~1 z

    5 Q! E& r) C# G+ R/ C& N, t2006年,
    : t! c: m; Z8 K  i9 R+ m3 O小勇收到了第一笔六位数的订单,
    9 z1 X9 v5 n" k  K. V3 H  B* m他把订单举得高高的,举过头顶,
    8 B& M  e& M7 i$ ?2 h) l% A仰视、端详,对着阳光,
    - x1 c) d$ B9 W+ r+ ~3 e2 r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1 u& `, k4 b! {/ e2 J4 z
    在大芬村,
    3 g# g7 \, {. e" |( w, [$ i/ f和小勇一样的,
    : B% A2 u! q/ P. i无疑是幸运的。
    ) a) i1 A) H! z8 Z大多数却是辛苦多年,3 Q) C* r' H7 m% ^" t+ q
    勉强糊口的苦命人。
    / _  B0 D; ~/ }3 \/ R+ y2 j4 {. Y% o# p
    他们不是画得不像,
    9 W4 Y2 ]0 O) X4 q$ u有些甚至能以假乱真。
    2 D! d# b/ Q( }) ~但在画手如云的大芬村,! w0 K$ S) ?% I. F3 y2 A# o1 |
    谁又画得不像呢?
    : b5 c! o. N8 ~* O( q- {+ p, _: Y& s; C' t8 E7 Z) c: E# z; w' X
    现在,小勇已经有稳定的客源,
    0 O8 \" a/ ^& T1 e2 X还开了自己的工作室,8 }3 X0 M/ P; L5 t! L& I
    他不用为生计发愁," B! [$ B. G' p. F! R
    也不用每天起早摸黑地赶画,- A. `7 z( e5 Y3 _" |0 D' E) `, C% N& P
    但他心中另一种焦虑却日渐强烈了起来。5 o9 L8 z% x3 E4 [! k1 ^

    ) Z" r6 @0 F* S古人云,衣食足而知礼仪,小勇靠临摹梵高起家,最初不过是为了糊口,但是在创作过程中,自然而然对自己临摹的对象——梵高感起兴趣来。
    2 Q! n; k) Y- G: T' }" J甚至有一次晚上做梦,都梦见梵高向自己走来,边走边问:“小勇,你画得怎么样了?”
    8 y9 D7 M5 b. f: @- h- A2 ], s7 e/ i; Y. ~: V1 g+ M: ?; ~
    从梵高的画,
    3 M6 k6 @' i, c6 \1 K1 }, F再到梵高令人扼腕的生平,
    ) L$ [3 b6 h, P( x/ W  i小勇被这个悲剧绘画大家吸引着,
    6 r9 W! F5 L; n4 r  r渐渐羞于自己临摹的工作。
    8 M3 y! `0 Y$ v6 R* U& B“我要去看看梵高的真迹”,
    5 ~$ G: H1 Q/ D! P- s这成了小勇脑海中挥之不去的想法。
    ; S7 o$ f. R  O1 N" w6 p5 ?/ h/ M4 T* E! l7 W' t
    2014年秋天,不顾妻子的反对,小勇踏上了去阿姆斯特丹——梵高故乡的朝圣之路。
    $ O2 W; p& l; E  F3 Q. j0 g- `( A8 r8 {; ]  C* ?& K
    越往西行," p7 B. J) [0 H* A# Z3 C/ n' C
    大芬村画工身份的尴尬暴露的愈加明显,
    * s: [0 \+ e. A' H1 K在梵高博物馆附近的一家纪念品商店,* D4 o/ L, \! J; p$ X! R
    小勇激动地喊着:“那是我的画!”0 c* {3 \" B$ M& U
    7 Y! M0 ?! D0 h# D4 T1 g. i
    但随即,他便陷入了混乱,这是与他长期合作的欧洲客户的店。+ D/ C2 c$ ~3 Q/ Y% h
    他本以为自己的画挂在欧洲的画廊等着人竞相收购,没想到居然是挂在熙熙攘攘的纪念品商店,并且以谈好价格的十倍售出…" I) u% B% H* s! K& j  M

    ( A! S$ S3 Z% \* _5 e1 X5 q: P小勇的自卑和愧疚愈深了,4 [4 o# {8 ?3 Q0 N( O- b3 h0 [
    他特意等到快闭馆的时候才进去。. e( i. V$ h: `/ m1 J
    ! l% G3 {# ]. C+ q
    头顶的暖光灯一盏一盏," H' M' R+ m: F( V
    在馆中投下一排排圆,
    1 o/ V) y$ n' g# L7 Z给博物馆增添了许多复古的意境。# t8 k( }, ?7 O3 v1 d; A+ _
    这时馆里变得寂静下来,
    $ r1 q& s9 ?$ C小勇一个人东看西看,
    # w$ Z' v( T6 T终于走到梵高自画像前。
    : ?# h) Y2 p9 N$ i% R: P) j模仿这么多年,
    " j% |4 \9 L" F9 e' M. K/ P& y% r这是小勇第一次见到真迹,
    1 n, a6 [' m+ }0 ]+ G/ T$ t也是第一次离偶像如此之近,
    ( p  O/ s7 k7 i/ \; c3 p  D- m+ E他感觉梵高的目光正隔着画布,. b3 o# H( C% a  |
    穿越百年注视着他。/ K7 I; X0 M3 g- k
    . h. \' b" b" K
    他仔细端详画像上的每一处,
    # n; y5 }7 c6 c. d就像在认真回答谁的聆讯,6 Y4 F5 G8 R/ {
    “不一样!不一样!
    ! i" H3 C; u8 {. v- K7 m和我画的不一样!”9 L: J" b1 \1 k/ y3 @6 `; ~8 [# D- Y

    . K, H  F9 f+ _) \$ R$ q# b6 i天色暗了下来,小勇出了馆,6 n! U7 R8 P+ `: F; F
    他刚刚接受了大师灵魂的洗礼,
    , k8 O3 T0 \8 k- L; e一时间心潮涌动。; o% A0 V" N: x5 m
    小勇来到梵高墓前,
    4 U- Q( U/ y; Z! s$ X* ^( Q! p没有香,他就点燃3支烟,
    ! M( W( T6 E* o% [- S他说,他要拜师。  `& [0 f1 i! X5 ~! o

    2 A* ]2 v# [8 L4 H他画了十几年的梵高,6 l, F* J4 u" @" `9 X$ P
    曾经以为画画就是为了吃饭,
    ! ~+ W- D! L, S" I1 u! ]) g现在画画也是为了吃饭。
    1 _+ m  j8 e7 Q' x+ T纪录片《中国梵高》片花5 I, V1 _7 B4 s# t6 w& I  ~8 d
    但奥姆斯特丹之行,
    & O% y- N; y- |1 `让他受过真正艺术的洗礼,$ y5 e: U8 k0 j; I+ U
    倾听过过大师的聆讯,
    * Y9 Z) X7 Q9 R5 C$ D心境也渐渐开阔起来:
    ' I2 y+ }$ y+ d& f+ w/ M* O“我想成为一名艺术家,; d# t& N: T: }4 N
    不是为了吃饭那种。”8 @+ e$ U' [1 M. G' V
    原文来自: 寻匠之美

    + k0 _0 h9 y0 |( n" P/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新浪博客|新浪微博|豆瓣舞美|舞美网论坛 ( 京ICP备12045411号  

    GMT+8, 2019-6-26 16:33 , Processed in 0.301326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