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您的位置 >> 主页 > 艺术360 > 影像 > 纽约新生代电影人莉娜·杜汉姆

纽约新生代电影人莉娜·杜汉姆

发布: 2013-04-01 15:13 |  作者: 归去归来 |   来源: 壹分钟  点击:



从在垃圾桶中搜寻食物到制作由巨星珍妮弗·安妮斯顿(Jennifer Aniston)主演的电影,在这里我们向您披露纽约著名新生代电影人莉娜·杜汉姆(Lena Dunham的内幕故事。


劳伦斯·莱文(Lawrence Levine)和索菲亚·塔卡尔(Sophia Takal),一对年轻的制片人小夫妻,坐在布鲁克林地下酒吧的角落里,慢悠悠的品味着马丁尼酒杯里倒得满满的鸡尾饮料。有点小奢侈的哈,但他们乐得享受下这份美好,经过几年的奋斗,一切终于有了起色。他们的下一部电影,侦探题材的《荒凉的加那利群岛》,将是他们迄今为止斥资最多最大气磅礴的一部影片,几个相关的朋友和同仁们一时间名声大噪——尤其其中一位名不见经传的演员莉娜·杜汉姆,四年前他们曾让她在片中饰演了一个小角色。


杜汉姆是那种正在纽约傲娇的独立电影传统中渐渐取得一席之地的小众地下制片人中的一员,这类人囊括了从马丁·斯科塞斯(Martin Scorsese)和布莱恩·德·帕尔玛(Brian De Palma)到斯派克·李(Spike Lee)和达伦·阿罗诺夫斯基(Darren Aronofsky)。该市已投入了数十亿美元引进大制作,但这个年轻的,囊中羞涩的,艺术学校的小众群体,仅仅使用一些技术,毛毛雨的几文钱和肯吃苦耐劳的工作精神,就为自己开辟了一片新天地。


革命小青年没有财大气粗的投资人或者电影制片厂的支持就这样一路走来,现在,就像几年前的杜汉姆一样,许多同行都在职业生涯的十字路口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在亚历克斯·罗斯·佩里(Alex Ross Perry)于纽约大学电影系读书期间以及毕业之后的数年里,他在曼哈顿东村独立零售商店Kim影像的柜台后面工作。因为高昂的学费,他在这个闹市中心得到了更好的学习,正是在这个类似电影资料馆的商店里,他受到了真正的教育。在那里,佩里遇到一些自己做电影的人,这与学校强调的需在“许可式系统”里才能爬上传统好莱坞阶梯的观点是背道而驰的。


受他们启发,佩里招募了一些合作者,帮他做了他的第一部电影,一部耗资15000美元的名为《Impolex》的闹剧,采用了16毫米的胶片进行拍摄。在获得了电影节目档和些许关注之后,他又筹集了25,000美元制作了去年的黑白公路旅行情景喜剧《色轮》(The Color Wheel)。


他说“我是唯一的全程掌握着时间进度的前期制作人,”然后开始滔滔不绝地讲着他在创作该电影时的多面手职责:“我是AD,前期制作人,还要处理场地,编写台词,还是编剧兼导演,演员,以及交通和住宿的酒店协调员。”


这个年轻的电影制片人说,如果这部片子搞砸了,他可能会放弃梦想,而《色轮》被证明是他的大突破。它对得起那么多预算,略有粗糙颗粒质感,没有色彩,但讲故事的方式别具一格,为他赢得独立精神奖提名和一些重要的荣誉。现在,才只有28岁的佩里正在为HBO制作自己的情景喜剧系列《传统》(The Traditions),而正策划在今年夏天拍摄另一部作品。


佩里和他的《传统》的联合制作人凯特·林恩·谢尔(Kate Lyn Sheil),将在HBO不仅与杜汉姆会合,同时还与他们共同的朋友——曾因出演《衰姐们》(Girls)而脱颖而出的亚历克斯·卡坡夫斯盖(Alex Karpovsky)齐聚一堂。他第一次见到杜汉姆是在2009年的SXSW,然后很快就参演了《微型家具》。卡坡夫斯盖也在《配角》(Supporting Characters)中扮演塔卡尔的未婚夫,《配角》是一个丹·谢克特(Dan Schechter)导演和塔里克·洛约(Tarik Lowe)编剧并出演的一个很受好评的新喜剧,讲述了两个电影剪辑师的故事和他们的荒诞小缺点。洛约扮演其中一个剪辑师,谢克特说卡坡夫斯盖在电影中基本上都是扮演他的替身,他们俩“个都挺高,都有点瘦长,都是犹太人”。


杜汉姆在《配角》中也饰演了一个小角色,扮演卡坡夫斯盖的笨手笨脚的小助理。


“我们都认识对方,我们在每年的电影节上都能相遇,”卡坡夫斯盖说。“拍电影不一定就要便宜,你需要依靠支持者和朋友们来帮助你完成整个过程。很多时候,我帮别人宣传电影,只是为了得到一个免费的摄像机,或者想让他们在我的电影里演出一天。”


在过去的四年里出现的电影都有一个淬火提升、自我反思的特质,低保真、有限的预算、主角们通常都是失落的(有时是不讨人喜欢的)千禧一代,被人们一针见血的看作情感发育不良的一代。电影注意力集中在日常的生活,人性的弱点,以及性荒谬,既想向观众寻求同情又不时的挑战观众底线。


有时,这些片子比现实版的作品更加粗略大条。他们不会像蛊惑人心的纽约前辈那样公开涉及政治,为社会负责,就像杜汉姆的得意之作,被他们称为自我陶醉和纸上谈兵,制片效果也不尽如人意。在某些情况下,局部的批评当然也不能说完全不公平,这取决于影片本身。再说,一些好莱坞大片也在寻求解决更大的问题。(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激光投影改善3D电影画面黯淡   下一篇:中国纪录片市场四年翻两番
欢迎各地院团、院校师生、设计师发作品到编辑部邮箱:wumeizhongguo@sina.com
请注明作品名称(及作者) 联系qq:1007975998   390345885
注明:以上信息部分来自互联网或者企业提供,未经本站核实,请阅读者自行鉴别,本站不承担一切责任。
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本站视情况进行删除、屏蔽等处理。

网友最爱看的

会员相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