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您的位置 >> 主页 > 艺术360 > 影像 > 《赵氏孤儿案》:孙淳“小人坦荡荡”

《赵氏孤儿案》:孙淳“小人坦荡荡”

发布: 2013-03-25 13:52 |  作者: 归去归来 |   来源: 新浪博客  点击:



如果说吴秀波扮演的程婴是《赵氏孤儿》所有版本中智商最高的一位,那么孙淳扮演的屠岸贾就是所有版本中最坦诚的坏人。两个人站在忠奸的两极,组成了一种奇怪的关系:既是知己,又是死敌;既互相救助,又彼此算计;分开时做功课埋雷挖雷,见面时敞开说话如复盘。舍生取义的核心价值观没有变,但因为程婴智力水平和“战略意义”的提升,电视剧比元杂剧多了很多回合、纠结和生死玄关。


央视正在播出的《赵氏孤儿案》中,程婴能散发出耀眼的光芒,是因为屠岸贾给他施加了足够的压力。在激发出程婴极限的同时,屠岸贾也修炼成一个有魅力的反派。最初,程婴只是一个人质,屠岸贾掌握着生杀大权。既而程婴成了神医,屠岸夫人和腹中胎儿的生死握在他的手中,主宾易位。接下来,程婴成了赵朔不挂名的军师,与屠岸贾成了对垒者。然而,屠岸贾的进攻策略是自己掌握的,程婴的防守策略却需要假赵朔之手而行。在圣母白莲花般的赵将军引领下,赵家一败涂地。此后,程婴成了潜入屠岸家的“卧底”,用19年的时间酝酿复仇。屠岸贾在猜疑中步步设防,终究一败涂地。这是一部典型的双雄戏,正一号和反一号有一个人掉链子,戏剧张力就无法建立。庆幸的是,吴秀波和孙淳是铜锅遇上了铁刷子。


鉴于身份低微,程婴多数时候只能低眉顺眼,策略性表达,而屠岸贾位极人臣,说话办事霸气十足。吴秀波的重头戏在15到17集,赵氏灭门,救孤搜孤,再亲手杀子,程婴在短短几天经历了情感过山车和人伦道德的最高挑战,吴秀波的表演层次丰富,爆发力十足。而孙淳的屠岸贾要在大结局时才面临真正的死亡威胁,之前他一直是掌控局面的麻烦制造者,要在节奏变化不大、情绪跌宕不足的情况下出彩儿,难度系数更高。


孙淳年轻时英俊潇洒。那时没有“偶像派”的说法,只有一顶没人愿戴的“奶油小生”的帽子,所以他的戏路颇为多变:演过《大阅兵》里的铁面教员,也演过《死期临近》里的变态杀手。岁月如歌,人生如酒,进入中年的孙淳演技和魅力精进,在过去10年中奉献了两个令人难忘的荧屏形象:《走向共和》里的袁世凯彻底摆脱了脸谱化,成了政治家、权谋家、野心家的多面结晶体;《人间正道是沧桑》里的瞿恩明亮澄澈,散发着革命者的理想主义气息。前者见出人性的复杂,后者见出人性的高贵,都已位列星光灿烂的电视剧经典人物谱。有了“袁世凯”打底儿,类型相似的“屠岸贾”也就难不倒孙淳。


“袁世凯”是个标签化的人物,难度在于敢不敢突破政治窠臼。“屠岸贾”也是个标签化的人物,没有敏感的导向性约束,难度在于能否改变“奸臣”的单一色彩,赋以人性化的质感。说起来,“人性化”已经是一面举烂了的破旗,几乎所有的编导都有一张“君臣佐使”的药方:在好人身上添加缺点和陋习,让他看上去粗鄙不文或者趋于灰色;在坏人身上添加为恶的前因和行善的因子,让他看上去像一个可以原谅的恶棍,或者让观众心生叹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如果仅仅停留在简单平衡的层面上,这版屠岸贾也就泯然众人矣。


好在编剧陈文贵和导演阎建钢对人物有独特设计,孙淳的演绎也抓住了人物的灵魂:既擅阴谋,又很坦荡。这个屠岸贾不同于电影版,电影里的王学圻演了个武将,从头到尾重铠加身,剧里孙淳演的是晋国大司寇,文官装扮。他有一个八卦形的“大班台”,周围遍布竹简。他好书如狂,即使国君来访他也不见,打出招牌“读书中,请勿打扰”。他的阴谋来自阅读,也来自他黑暗的心性,他每次都主动发难,一计未完再施一计。这也罢了,每一部权斗剧里都会有大反派,大反派的工作就是和正一号比力斗智。


有意思的是他的“小人坦荡荡”。他从来不掩饰自己的“坏人”本性,也从来不假装仁义道德,而是安享做小人的种种“福利”。他不隐瞒诛灭赵家的企图,甚至不隐瞒设下的毒计。他不但跟同盟说,跟门客说,也跟赵朔说,跟程婴说,一副“我就要害你,你其奈我何”的昭然祸心。这种铺排明显有别于“明是一盆火,暗是一把刀”的套路,有别于以往权谋剧和宫斗剧里阴毒苟且的气息。如果说最早的脸谱化坏蛋是反派的1.0版,后来的伪君子“岳不群”是反派的2.0版,那么这部剧里的屠岸贾可谓反派的3.0版。有话讲在当面,省掉了话外音和书中暗表。一切都是阳谋,构筑了一种新的权斗美学。


除此而外,屠岸贾身上还有多种色调:对赵家之狠辣和对妻子之柔情,驭下之酷严和对忠仆之宽容,害贤之毒和爱才之意,有祸国之心而无卖国之心,都成鲜明对比。这些看似自相矛盾的品质集于一身,似乎是不合逻辑、不可想象的,但人的品性有可能复调多变,人的举动也有可能无法自洽,而戏剧的一个功能就是向着人的各种可能性努力掘进。

 

当然,正如屠岸贾挖赵朔这棵大树不可能一锄解决问题一样,建立新的权斗美学也不能仅靠一部作品就完成。既然是新生事物就会有缺点,比如说,坦率到极点就难免偏离厚黑的现实。屠岸贾骄傲太盛,自信太满,坏的风度过于翩翩,有些计谋过于儿戏,会时不常地提醒观众:这是戏,别当真。这对某些追求压迫力的观众来说不够刺激,也给这一类型剧的后来者留下了进步的空间。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超级魔术师》编剧用真正的魔术创造电影奇迹   下一篇:激光投影改善3D电影画面黯淡
欢迎各地院团、院校师生、设计师发作品到编辑部邮箱:wumeizhongguo@sina.com
请注明作品名称(及作者) 联系qq:1007975998   390345885
注明:以上信息部分来自互联网或者企业提供,未经本站核实,请阅读者自行鉴别,本站不承担一切责任。
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本站视情况进行删除、屏蔽等处理。

网友最爱看的

会员相册